您好,欢迎来到航天工程专业知识服务系统!

钱学森论坛 查看更多

  • 从大国到强国的准备——钱学森智库聚焦“数字中国”

    ■ 福州市

    2017/12/11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党的十九大强调要建设网络强国,习近平总书记大力推动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国家大数据战略。早在2000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就亲自担任数字福建建设领导小组组长。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习总书记面对多国政要及来自世界各国的互联网精英明确表示,要推进数字中国建设,发展分享经济,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数字中国不仅仅是信息化、现代化,更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 上世纪80年代,钱学森即提出了星际互联网的构想。钱学森智库认为,在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环境下,特别是在钱学森所说的人类迈向太空的历史征程中,在实现星际航行、构建星级社会的奋斗征程中,在智慧地球向智慧宇宙飞跃的重大变革中,数据驱动是构成强国梦的核心要素。 本期论坛从大国到强国的准备-钱学森智库聚焦数字中国,就是为纪念钱学森诞辰106周年,传承钱学森战略科学思想,探索数字中国的建设如何更好的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以福州的探索性实践,推动网络强国建设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 钱学森智库聚焦宁夏水治理现代化——深入贯彻中央新时期治水方针

    ■ 宁夏银川市

    2017/09/27

    按照中央促进军民融合发展的部署和自治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的要求,宁夏水利厅与中国航天第十二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开启宁夏深化水治理、保障水安全的新篇章。为推动宁夏水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保障双方合作取得实效,发挥中国航天十二院军民融合牵头抓总作用,运用钱学森系统科学理论、航天科技以及相关资源,以构建完善全区现代水网为基础,以建立宁夏现代水治理体系为突破,以提高宁夏现代水治理能力为关键,以有限的水资源服务自治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为目标,打造“水资源、水数据、水专家、水网络、水模型、水决策”六个体系,加快“资源水利、工程水利、民生水利、生态水利、智慧水利、法治水利”建设,破解水瓶颈、保障发展水安全,探索中央治水方针“宁夏模式”,打造军民融合的典范、省区治水的典范、智慧水利的典范。

  • 少数民族地区军民融合中国梦

    ■ 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

    2017/08/13

    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是党中央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出发做出的重大决策,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相统一的必由之路。 内蒙古发展历程中曾为了支持国家国防事业的发展,尤其是额济纳旗数十万群众举家迁移,毫无保留将最好的土地用作导弹基地建设,至今仍生活在缺水地区却毫无怨言;改革开放后在钱学森知识密集型大农业思想的指导下,率先通过沙草产业的应用实践,让戈壁荒漠变成了绿地青山。把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文化繁荣、边疆安宁的祖国北疆风景线打造得更加亮丽。? 本期“钱学森论坛”以“少数民族地区军民融合中国梦”为主题,结合内蒙发展军民融合产业的自身条件,瞄准亟需解决的制约产业发展的技术瓶颈,广泛集成国内院士、知名专家学者的创新思想,聚焦发展大局、聚合各方智慧,为内蒙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加快转型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 中国航天聚焦军民融合发展

    ■ 上海市

    2017/06/29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航天聚焦军民融合发展”,中国科学院刘宝镛院士、中国工程院孟执中院士及来自军队、地方政府、军工企业、科研院所和知名民企的领导嘉宾300余人出席会议。大家围绕航天军民融合新体制、新产业、新实践开展交流和研讨,为推进航天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构建航天军民融合新业态进行顶层设计和系统谋划。 论坛上,航天十二院院长薛惠锋在题为“站在民族复兴的转折点推动军民融合的新跨越”的报告中指出,我国已迈入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冲刺阶段,面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时期。并从“战略转折点:跨越三大陷阱”、“战役制高点:赢得三个制胜”以及“战术突破点:抓好三项结合”三个方面提出了运用钱学森思想来勾画军民融合发展蓝图,开创军民融合发展的新高度。航天十二院党委书记郭京朝表示,论坛的目的,就是要筑起军民沟通的“连心桥”,拉起技术交融的“共振带”,开启产业共兴的“双引擎”,让军民技术转移马力全开,促进“生产力发展”与“战斗力生成”同频共振,擦出融合的火花、点燃变革的引擎、鼓起增长的风帆,汇聚起各行业、各领域推动军民融合的强大正能量。实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关键在于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从更高层次、更广领域、更大范围推进军民融合。

学术成就 查看更多

  • 论人体科学*
  • 论系统工程(增订版)*
  • 论人体科学*
  • 创建人体科学*
  • 现代科学技术与科技政策
  • 钱学森文集(1938~1956)

观点·声音 查看更多

  • 钱学森思想学习与研究:钱学森先生:我的心愿是建立现代科学技术体系

    有了这三次激动,我今天倒不怎么激动了。今天不怎么激动也还有另一个道理,就是在刚才领导同志的讲话里,在聂荣臻同志的贺信里,讲人民对我的工作是很满意的。我想,但愿如此。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到底我怎么样,还有待于将来吧。所以我想,我还要努力。我有个打算,我的打算就是:我认为今天科学技术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工程技术,而是人认识客观世界、改造客观世界整个的知识体系,而这个体系的最高概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完全可以建立起一个科学体系,而且运用这个科学体系去解决我们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问题。

    我们的社会主义改革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巨大的系统工程。假设我们把这个科学体系建立起来了,就跟放卫星一样,完全可以用来成功地建设社会主义。周恩来同志和聂荣臻同志领导并指教我们这些人开创的事业一定要继续下去,还要扩展到整个社会主义建设。我在今后的余生中就想促进一下这件事情。我今天就向领导同志汇报一下我的这个心愿。

  • 中国航天十二院:他划时代改变了中国!钱学森逝世八周年 十二院举办系列纪念活动

    钱学森同志是我国伟大的人民科学家,是航天事业的奠基人,是系统科学的开创者,他的思想理论和非凡成就举世瞩目,在当代中国思想发展史、科技发展史、国防建设史和航天发展史上,享有崇高地位,他永远是中华民族和伟大祖国的自豪与骄傲。

    钱学森同志以赤胆忠诚的爱国情怀、卓尔不群的科学品质、无私无畏的价值追求,在开创中国航天事业的过程中,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系统工程科学思想和实践理论,引领中国航天人走出了一条独立自主、自主创新的发展之路。他提出的“两条指挥线”,确保了技术决策的科学与民主和决策计划的有效执行与实施;他设计的科研生产计划协调管理系统,保证了型号研制工作的合理、有序、协调地运行;他创建的“总体设计部”,充分考虑了航天工程的综合性、复杂性,以及分系统与总体之间的紧密联系,确保了系统整体最优。

    钱老用毕生精力创立的这套系统科学思想和方法,是航天事业发展的根基,既具有航天特色又具有普遍科学意义。他的系统科学思想、“大成智慧教育”理念、“山水城市”、沙草产业等理论,都已经在祖国现代化建设中得到应用并发挥了重要作用。

    深切缅怀人民科学家的大师风范,进一步弘扬钱学森崇高精神,进一步传承和创新系统科学体系与系统工程理论方法,对于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航天作为钱学森系统科学思想的发源地,有责任更好地发展成为系统科学思想的研究基地、系统工程理论的推广基地、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基地和系统科学人才的培养基地,为全国各行业的共同发展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

  • 李明:事理看破胆气壮 ——对钱学森科学道德境界的认识和理解

    从2001年至2011年钱老诞辰100周年,我们几位钱老身边工作人员陆续编辑出版了《钱学森手稿(1938—1955)》、10卷本《钱学森书信》、6卷本《钱学森文集》和5卷本《钱学森书信补编》等书籍,内容涵盖了钱老一生涉及的全部科学领域,可谓是“钱学森百科全书”。自2012年起,我们力图分专题更深一步研究钱老的科学贡献、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

    钱老文稿中有大量体现其在科学道德上的“想法、说法和做法”,1983年3月14日,钱老在原国防科工委航天医学研究所每周“人体科学讨论班”第一次学术讨论会上,还就科学道德问题作过全面系统论述。有关这方面内容非常丰富,并且自成体系,很具有钱学森特色。比如在追求维护科学真理上钱老强调“要把理论和实际灵活地结合,不能刻板行事,既反对机械唯物论,又反对唯心主义”;在激励科学创新上强调“跨度越大,创新程度也越大,而这里的障碍是人们习惯中的部门分割、分隔,打不通”;在学风问题上强调“学问的事不在于起哄!对此我辈要有信心,千古自有评说”;在学术民主上强调“一定要有学术民主和充分民主上的集中,正确的方法是要靠集体的智慧,要有领导、有组织地干”;在对待名利地位上强调“如果人民最后对我们一生所作的工作表示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在科学家的社会责任上强调“我们当参谋的,要善自为之,要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等等。

    我们几位编者有幸在钱老身边工作多年,共同感受最深的是从钱老这些言行中学到了“做人”的道理,思想和灵魂潜移默化中不断得到净化。十几年来,在整理钱老文稿过程中,我们一直想把有关“科学道德”方面的内容系统梳理出来专集出版。经过近三年的努力,终于从钱老近千万字的文章、讲话、报告以及书信中,把有关钱老科学道德的论述和故事整理出来,编辑成《科学道德——钱学森的言与行》一书,奉献给广大读者。

    道德抽象而无形,确是客观存在,能被人们所认知。那么,如何从总体上认识和理解钱学森的科学道德境界呢?

    一方面,理想信念是道德的基础,一个科学家的科学道德境界与其理想信念密切相关,正是在科学上的广泛追求、坚定信念铸就了钱学森高尚的科学道德境界,并使其在一生的科学实践中不断取得辉煌的科学成就。另一方面,科学道德境界体现在有形的科学贡献上,没有高尚的科学道德境界,科学研究本身将受到影响,难以取得高层次的科学实践成果。本文从理想信念和科学贡献两个方面谈谈我们对钱学森科学道德境界的认识和理解。

    钱学森在科学上做出的杰出贡献、在科学道德上达到的崇高境界以及获得的至高科学荣誉,根本动力在于他具有坚定的理想信念。1955年9月17日,被美国无理扣留5年之久,即将登上克里夫兰总统号邮轮的钱学森坦露了回归祖国的心愿:“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不打算再回到美国,我要尽最大力量来建设自己的国家,让中国人民过上幸福、有尊严的生活。”当一位菲律宾华侨从报纸上了解到钱学森放弃了在美国的舒适生活毅然回归祖国后深受感动,到船上探望钱学森时问:“您为什么想回到中国?”钱学森的回答是:“我想为仍然困苦贫穷的中国人民服务,我想帮助在战争中被破坏的祖国重建,我相信我能帮助我的祖国。”

    钱学森用毕生心血践行了自己的心愿,始终不改初衷。1991年10月16日,在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他“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一级英模奖章后的答谢词中,80岁高龄的钱学森表示自己“并不很激动”,原因是“这一辈子已经有了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事实上,在答谢词的最后,钱学森又道出了另外两个原因。其一,“今天不怎么激动也还有另一个道理,就是在刚才领导同志的讲话里,在聂荣臻同志的贺信里,讲人民对我的工作是很满意的。我想,但愿如此。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到底我怎么样,还有待于将来吧。”这段话的蕴义是钱老一贯坚持的“我作为一名中国的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一生所做的工作表示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其二,钱老在答谢词中再一次坦露出自己余生的心愿:“我有个打算,我的打算就是:我认为今天科学技术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工程技术,而是人认识客观世界、改造客观世界整个的知识体系,而这个体系的最高概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完全可以建立起一个科学体系,而且运用这个科学体系去解决我们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问题。”从这两点中我们可以看出,钱老心中装着的始终是中国人民,他最看重的是人民对他的最后评价。他在80岁高龄时的心愿仍然是为人民服务,是用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去解决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问题。有着如此坚定信念而且还在继续努力实现自己心愿的钱老在至高荣誉面前是真的“不激动”。

    事实上,钱老晚年还有更加宏大的理想信念,并深具人类意义。钱学森本人是集东西方文明精华而得大成者。他到美国学习时就下决心一定要把美国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学到手后再回来报效祖国,所以回国前导师评价“在学术上你已经超过我了”,使他激动得彻夜难眠。在美国学习工作20年,使他深悉西方文明特别是现代科学技术的优势;自幼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回国后又在党的领导下创立了举世瞩目的“两弹一星”事业,使他更加清楚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华传统文化的优越性。同时,钱学森又深刻知晓东西方文明各自的劣势和局限性。深刻洞悉了东西方文明各自的优缺点和互补性,因此钱学森晚年的理想信念是将东西方文明的优秀精华集成起来,创立认识客观世界、改造客观世界整个的知识体系,开创人类历史上的第二次文艺复兴。正如钱老在1991年1月15日致孙凯飞的信中指出的:“我们社会主义中国应该纠正这一缺点(指西方建立在还原论基础上的所谓科学方法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取出我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结合现代科学技术,辩证统一扬弃为新的文化。这就是我说的将在社会主义中国出现的第二次文艺复兴。”由此可见,钱老对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的共产主义理想,对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坚定的信念。钱老坚信这三者结合开创的第二次文艺复兴不但会使中国出现“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繁荣和强大”,而且综合集成了古今中外的优秀文明成果,是“站在世界系统整体的角度看世界”,能够从总体上解决人类面临的现实问题,“更长远地为我们人民造福,为全世界,为全人类造福”,因而具有深远的世界意义。

    钱学森的科学道德境界和他在科学上的卓越贡献是统一的。如果没有崇高的科学道德境界,钱学森不可能做出如此杰出的科学贡献;科学上的卓越建树也不断提升着钱学森的科学道德境界。

    钱学森的科学贡献体现在其科学实践成果和科学理论体系两个方面,前者是“立功”,后者是“立言”,而科学道德则属于“立德”;“立德”的境界要由“立功”和“立言”的水平和层次来反映和体现。

    在“立功”方面,钱学森作为中国科技界的领军人物,其在“两弹一星”上对中华民族做出的历史功绩标榜史册。邓小平曾说:“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这样的国际地位……大家要记住那个年代,钱学森、李四光、钱三强那一些老科学家,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把两弹一星和好多高科技搞起来。”“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是新中国由弱变强的标志,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振奋人心、最为世界瞩目的事业。但钱学森本人却把自己的贡献看得很淡。钱老多次表明:“称我为‘导弹之父’是不科学的。因为导弹卫星工作是‘大科学’,是千百人大力协同才搞得出来,只算科技负责人就有几百,哪有什么‘之父’?我做的只不过党所领导的、有千万科技工作者参加的伟大科研系统工程中的一粒小芝蔴,真算不上什么。一切成就归于党,归于集体!” 另一方面,钱学森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他最看重的是在科学理论上的创新。在他看来,“两弹一星”应用的是成熟的技术,是他在美国就从事过的。而他从“两弹一星”工程实践中提炼出的系统工程理论和后来发展出来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理论,以及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最高概括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才是真正的理论创新,对整个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中国未来的社会主义建设,以及应对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都有着更加长远的重要意义。中华民族由弱变强只是钱老心愿的第一步;改革开放使中国富了起来,是钱老心愿的第二步;“让中国人民过上幸福、有尊严的生活”才是钱老归国的最终愿望。

    在“立言”方面,钱学森在整个科学技术体系的“系统性”上做出了自己的创新性贡献。按照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客观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因而认识客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的各项科学技术也应该是普遍联系的,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恩格斯100多年前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文中指出“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我们不但要“能够指出自然界多个领域内的过程之间的联系”,而且要“指出多个领域之间的联系”。德国著名物理学家普朗克也有一段名言:“科学是内在的整体,它被分解为单独的整体不是取决于事物的本身,而是取决于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实际上存在着从物理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学的连续的链条,这是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而现实情况是,以还原论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现代科学技术部门越分越细,物理学对物质结构的研究已经到了夸克层次,生物学对生命的研究也到了基因层次,但认识了基本粒子并不能解释大物质构造,知道了基因也回答不了生命是什么。钱学森认为:“这种只讲分不讲合的研究方法就有点机械唯物主义的东西在里面了,这样分得越细就越看不见全貌了,你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嘛。一棵棵树看得很清楚,但整个森林是怎么回事就不清楚了。”这说明在还原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科学领域各自分隔,尚不成体系,无法从总体上回答一些复杂的系统问题,有着很大的局限性。

    钱学森将以分析为主的西方还原论思维和以综合为主的东方整体论思维辩证统一起来,开创了系统论思维,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开放系统,使人类的智慧达到了新的高度。这个体系在横向上包括从各自不同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的十一个科学部门:自然科学,从物质在时空中运动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社会科学,从人类社会的运动和发展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数学科学,从数量与质量的辩证统一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系统科学,从系统的结构与功能这个角度去研究整个客观世界;思维科学,从人的认识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人体科学,从人体在整个宇宙环境中的发展和运动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军事科学,从不同集团的矛盾和斗争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行为科学,从个人与社会的相互作用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地理科学,从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建筑科学,从人与人造环境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文艺理论,从人的主观实践与客观实际的相互作用后,主客观达到统一得到美感这个角度研究整个客观世界。这个体系从纵向上打通过了每个科学部门从实践经验(钱老称之为“前科学”)到工程技术、技术科学、基础科学、哲学桥梁直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通道。这样,整个现代科学技术体系成为一个有着严密结构的有机整体。钱学森自己“用了70年的学习才悟到以上道理”,“真正做到触类旁通是在懂得了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以后。”

    这个体系有几个显著特点:第一是深。整个科学技术体系深深地扎根于工程实践,具有明显的“工程特色”。一切来自于实践,一切为了实践。所有上一层理论都是从下一层次提炼概括上来的,既对下一层理论进行指导,又要接受其检验,并最终接受工程实践的检验。第二是广。打通了所有科学技术领域之间的分隔,每项科学技术都是从不同角度的不同层次研究整个客观世界,从而在不同科学技术领域之间建立了广泛的联系。第三是高。从哲学上对认识“客观世界的普遍联系性”做出了开创性贡献,将认识客观世界的普遍联系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的基础上。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居于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之首,是整个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的最高概括,从而解决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对象问题,并将其建立在深厚的科学基础上,使马克思主义哲学成为真正意义的科学哲学。现代科学技术要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同时马克思主义哲学再也不是僵化的教条,而是要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发展。

    正是由于钱老在“立功”、“立言”和“立德”上达到了如此高的层次和境界,才成为迄今唯一获得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科学家,最高荣誉背后承载的是他在科学上做出的卓越贡献及其在科学道德上的崇高境界。“未出土时先有节,待到凌云更虚心”,钱老本人在97岁高龄时仍然谦虚地说“自己只是赶上机会了,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这一至高荣誉对钱学森是实至名归的,与钱学森并称“三钱”之一的钱三强在钱老受奖两个月后致信钱学森:“你在(1991年)10月16日得到‘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完全符合全国科技工作者的愿望。”

    “事理看破胆气壮,文章得意心花开”,这是钱老最喜欢的一幅对联,也是其一生品格的真实写照。钱老在《我们应该研究如何迎接21世纪》一文中,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看作第一次社会革命,改革开放是中国第二次社会革命。在21世纪,由于互联网等信息产业革命、现代生物技术产业革命、人体科学带来人体功能提高、系统学引发的组织管理革命,将促发中国的第三次社会革命。这次新的社会革命包括产业革命、政治革命和文化革命。他断言当今全球已进入一个“世界社会形态”,除了经济一体化,还会迈向政治一体化,最终进入世界大同的共产主义社会。“一个真正的大国必须能在全世界传播本民族的文化,在人类价值观上拥有引导这个世界的文化力量。”钱老预言的中国第三次社会革命中的文化革命,将引发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文艺复兴,也为全球文化一体化作准备,在保留世界文化多样性的同时在价值观上形成引领世界的新文明。钱学森是一位学贯中西、文理兼通的哲人,他晚年留下的这些著述、讲话、书信是党和人民的宝贵财富,值得一切关心国家和民族命运的人士认真一读。

    中国古代将“立德、立言、立功”视为人生“三不朽”,宋代大儒张载认为读书人的最高目标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钱老正是这样一位为中华民族崛起建立了“三不朽”功德的人民科学家。半个多世纪以来,钱学森是中国科学的偶像,是中华民族奋发图强的标志,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杰出典范,他理所当然地活在中国人的心中,钱老对“人民科学家”的称号是当之无愧的。

    谨以此文纪念人民科学家钱学森归国六十周年。